君安🐰🦁

遥寄相思念,心系君可安 ——君安

【博君一肖】沉香记(四十)

又名《军阀宠妻实录》


军阀/小少爷      大灰狼VS小白兔


架空民国背景     甜文


OOC     不喜绕道


含私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  “你……”那一刻王一博多想肖战能朝他开一枪。


  王一博痴痴望着肖战,看着他握着枪却在不停颤抖的手,看着他双唇翕动一遍遍问是不是,却听不到一点声音,看着他一双凤眸泣血猩红,颗颗热泪滑落脸颊,明白了他的少爷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他,只是……思念灼烧一颗痴心,他急需一个答案来解这无边无际的痛苦。


  如果答案不是他想要的,恐怕肖战就真的活不下去了。


  “我……”王一博纠结着该如何开口,就是这片刻,得不到想要的答案的肖战,猛然扣下保险,将枪口扭转对准自己的太阳穴。


  “战战!”王一博一惊再来不及思考什么,忙起身便想去抢少爷手里的枪。


  下意识的行为,熟悉的呼唤,让肖战释然一笑,手心的枪滑落掉到地毯上发出闷响,下一刻肖战就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。


  眼泪像是决堤的水不断涌出,怎么抹都抹不干净,耳边是一遍接一遍的我是我是。


  “我回来了,先生回来了,别怕。”


  王一博后怕的将少爷抱在怀中,慢慢安抚着怀中人激荡的心绪,将唇抵在少爷的鬓边,细细密密的吻落在肖战的耳朵,侧脸。


  不敢再把人放开,王一博将掉在脚边的左轮踢远,方才肖战那一举动真真是吓着他了,待少爷情绪冷静些了,王一博将人打横抱起,抱进后堂的房间,将人放在沙发上,王一博拿过一旁的毛巾,仔仔细细为少爷擦脸,擦去脸上那些斑驳的泪痕。


  “万不可再如此了,简直是要了我的命。”嘴上说着责怪,但语气却无限温柔,为少爷擦干了泪,王一博起身坐到肖战身旁紧紧抱住他的少爷。


  “之前不跟你坦白身份,是怕有些不自量力的人牵连伤害你和孩子,本想着等我将一切都处理妥当,报了仇再跟你坦白,结果啊是我错了,错的离谱。”


  “我要找王一暄,知道他在你手里,我最后一件心事如今也了了,就再也无所顾忌来找你,今晚设局本就是想把事说开,谁晓得你会这么冲动。”


  对于王一博的话,肖战不依了,比划着要同他辩驳,结果手刚抬起来就被王一博一把抓住。


  肖战仰起头看着眼前的人,眼眸中尽是不解。


  “我不是怪你,我是心疼,终究是我逼你太紧。”对少爷的寸尺心意了如指掌,王一博不敢再去看那双晶亮的瞳眸,只是紧紧抱着肖战,良久才说出一句,“少爷,再叫我一句先生,不要用手语,我看不懂……”


  说是看不懂,其实二爷是想再听一听,那每每午夜梦回幻梦似的声音。


  哪怕他知道现在的肖战不能开口说话了,他还是想挺一声,先生。


  怀里的呼吸声先是变得急促,然后变成断断续续的气音。


  “吸……啊……额……先……啊……”听着那磕磕绊绊嘶哑却努力的声音,王一博是又欣喜又心疼,怎么就会变成这样了呢,明明他离开家时,一切都是好好的,不过四年怎么就物是人非了。


  可这四年说长不长,说短也是一千多个日夜。


  “好了好了,不叫了,不叫先生了。”那声音每一个气息都好像是在撕扯王一博的心,他再看不得肖战这惹人见怜的模样了,“战战……我的战战……”在没有开灯的房间了,在肖战看不到的地方,声声泣泪消弭在银白的月色里。


  当初走得匆忙,没来得及留下只言片语,那一夜,王一博抱着他的少爷静静躺在床上,跟他讲过去的这四年自己都在干什么,如何死里逃生偷梁换柱,如何称霸一方,万事平定后才敢回家,如何琐事缠身分身乏术,怕仇家狗入穷巷,伤害他们父子,王一博不敢写信告知安康,让仇家以为他孑然一身,最后只能存着一丝渺茫的希望,希望他们父子平安。


  然而当他知道自己不在那几年,他们受尽苦楚和欺辱时,黑暗中的蜜语就成了无尽的忏悔,最后的最后,情绪全面崩塌的二爷,得到了一句,轻轻在手心中书写下的‘错不在你。’


  原来,他的少爷没有变,他还是那般善良,家族覆灭,火车产子,丈夫殉国,四年苦楚,少爷在鬼门关走过一遭再不能开口言语,又苦苦拉扯王家最后的一丝骨血长大,撑起重建整个大家族,换做常人怕是满肚子仇怨,可少爷从头至尾没说过一句责怪,只说错不在你,可是万事皆有对错,抛开那些人不说,若要论个是非,那就是王一博对不起他们爷俩儿。


  “战战,我再也不走了,我陪着你,照顾你们爷俩儿,我带你们离开北平,我来做你们的靠山,以后没人再敢欺负你们了。”


  黑暗中,只闻一句没有声响的“好”。


  


  肖战知道王一博在找王一暄,第二天天亮就带着王一博去了王家老宅,当初他找到王一暄没有杀,只是将人关起来,等到哪一天他熬不住了,再杀了王一暄去祭奠王家人,没想到,竟熬到了王一博假死归来,这般,王一暄的生死就交给王一博了。


  两人到老宅时,王一博险些有些认不出来自己从小长到大的地方,当初的一场大火焚尽一切,如今虽然重建起来,却再不复当年光景。


  关押王一暄的地方是当初王家用来惩罚下人的静训室,这静训室因着在地下,地势特殊没有被当初的大火波及,就还是当初的样子。


  两人来到的时候,王一暄刚吃完饭,颓废的低垂着头坐在墙角一团稻草上,整个人再不复当初王家三爷的风采,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。


  听到有人来了,冷哼一声,“肖战,你又来干什么?小爷还没死呢。”这静训室除了平时来给他送饭的下人就只有肖战会来,照阿康的话来说就是来看看他死了没有。


  王一暄没有抬头,现在不是饭点,那么这时候来的人只会是肖战,不用猜,他知道肖战不会说话,当他摇摇晃晃抬起头,看清肖战身边站着的人时,眼睛猛然睁大险些没吓疯了。


  “二哥?不对不对!”王一暄反应过来被吓得缩在角落里,“鬼啊!鬼!饶命啊二哥!我知道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!我不是故意要害你的,是贺泽龙!是他说只要你死了,王家和北平就都是我的!二哥你饶了我吧,你要索命,去索贺泽龙的命,饶了我吧。”


  王一博轻声哄着肖战先出去,然后待人离开后,望着墙角烂泥一般的人嗤笑,“这还没问就全部都说了,还真是块软骨头,要不是贺泽龙早就死了,他听到你这些话,能将你活剐了,真就应了那句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啊。”王一博上前抓着王一暄的头发让他抬头看着自己,“我如果真的是那怨鬼,早就将你拉进十八层地狱了,哪会留你到现在,王一暄你该遭报应了。”


  王一暄这才敢正眼看王一博,“你居然没死?”


  “你死了我都不会死。”看着那张小时候跟在他后面,叫他二哥带他玩的脸,王一博恨铁不成钢,“王一暄你就是个傻的,别人挑唆两句,你把整个王家都毁了!”


  最后王一博还是没留情,不顾王一暄的哭求,早就该死的人了。


  大哥,一博不能再护着老三胡作非为了。


  走出静训室的时候,王一博不顾肖战的搀扶跪在院子里,对着曾经大哥所住的院子深深磕了三个响头,哪怕那里已经变了样。


  口中念念有词,“爹妈,家门不幸,今日不孝子一博已将其扶正,大哥大嫂,一博给你们报仇了,你们……在天之灵要护着王家后代世世安康。”


  “下辈子莫要再过得这么苦了。”


  若有来世,只愿有盛世家园。





啦啦啦,我来啦!

明天完结咯!

评论 ( 5 )
热度 ( 78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君安🐰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