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安🐰🦁

遥寄相思念,心系君可安 ——君安 只写博肖 狗血产出 看不到就是被限流,合集进

【秋后算账|23:00】鸳鸯结

上一棒:@颜子涩 

下一棒:@妤白白呐 

主办方@Solitude联文组 


指定者@糊恩赐 


战山为王    古风

腹黑世子战/纨绔将军博

轻甜无虐    欢喜冤家的故事

ooc  勿上升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开文↓


导语:“打劫!”

“可以,但如果你想要,得让我劫个色”

强扭的瓜超甜!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茶盏落地声响起,惊起院中一片鸟雀。


  “我不嫁!”一墨发高束,白衣锦带的俊朗男子风风火火从屋里冲出来,后面还大阵仗跟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和一众丫鬟婆子,追着男子说啊劝啊,但男子急行的步伐丝毫没有停歇。


  “真是荒唐!谁家将军嫁人啊?翻遍大戎也找不出第二个来,陛下莫不是年纪大,昏头了!”


  妇人顾不得端庄礼仪忙追上前面的少年,抬手就打“逆子,闭嘴!自小教你的忠君之义都忘了不成,万不可编排陛下!”


  少年慌着躲,口中念着别打了别打了。


  “哎呀哎哟,娘!”少年躲到一边的柱子后探出半个头小心翼翼的说:“儿子这次打了胜仗不求赏赐,本就是不想太过出风头,我王家金银不缺,深受天家恩重,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这些道理我都懂,但是我王一博堂堂七尺男儿,该为我大戎疆土抛头颅洒热血至死方休,至少这般还能让儿子心里有所安慰,但……”王小将军脸色霎时变得为难,那一句圣旨天言,硬是说不出口。


  支支吾吾半天,小将军转身背对娘亲,红了俊颜将那句话说了出来,“但怎可嫁人为妻,岂不荒唐!”


  戎国疆域辽阔,国富民强,男子婚嫁为人妻不是稀奇事,民间常见,天家亦有,当今皇帝的皇后是为男儿身,太子琑的正妃也是男子,按理来说,男子嫁人再平常不过,偏偏到了王小将军这里,难如登天。


  王家世代武将辈出,到了王小将军这一代已是五代英豪,小将军光宗耀祖,此次王小将军随父出征屡建奇功,少年英才心气极高,归来时一番豪情之言无需功勋赏赐,引百官称赞。


  谁想这才风光了几日,今晨圣旨就到了府上,将风头正盛的王小将军许给武安王世子做正妻。


  彼时,王小将军正悠闲的躺在粗壮的树杈上,瞧着树下三两小厮斗蛐蛐,正到兴头,前院小厮连滚带爬的一声吼,吓得小将军差点从树上掉下来。


  “公子!您成武安王世子妃了!”


  这才有了眼下的闹剧。




  

  将军夫人看着顽劣的儿子,气得不轻,“你父亲自小就教你,雷霆雨露俱是君恩,何况武安王与陛下是曾经共同打天下的兄弟何等亲厚,你做了世子妃是咱们高攀,定不会委屈了你。”


  王小将军可不干,他管不着陛下与武安王感情如何,八竿子打不着,使出小时候那套百试不爽委屈撒娇的路子,“娘……你是不是不疼我了?按身份的确是咱们高攀,可那武安王世子……是个双腿残废的废人啊。”王一博想到这里就生气,他本可以策马纵横四海,建功立业,可如果是做了那劳么子世子妃,他一辈子都要绕着那个残废“夫君”转,困在四方院中。


  光是想想,小将军都不想过那般苦日子。


  夫人瞧着儿子可怜兮兮的小模样,何尝舍得心肝宝贝,可是王家势力过大,天家总有一天会容不下这榻边虎,如今要保王家世代安好,便只有制衡,狠下心,夫人不再去看儿子,“为娘这番也是为了保全你,来人,为公子更衣。”


  见此路行不通,小将军自小带的脾气也出来了,咬了咬牙,掀起衣袍毫不拖泥带水的对着娘亲磕了三个响头,“娘,儿子不孝,若陛下降罪,儿子一人承担,与您和父亲无关。”王一博此番是万万不可能嫁给那武安王世子做妻,因为父亲不仅教他忠君心,也教他万难迎头来,傲骨不可屈,将门虎子怎可委身于人。


  一众丫鬟婆子看着公子离门而去,却无人敢拦,也没人看到夫人眸中闪烁的泪光。




  

  小将军是个硬骨头,出门时未取家中分毫银钱,本想明志,可到底是娇养出来的贵公子,没天黑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。


  好在京中有挚友,听说王一博落难,二话不说就包了凤鸣楼给小将军玩乐。


  酒过三巡,京中已落宵禁,月上当空,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几个醉鬼摇摇晃晃的聚在一起,巡防卫兵本想上前劝阻,但看清了是惹不得的人忙又避开,不敢扰了这些贵人的兴致。


  王一博被三两好友围在中间,踉跄着迈步,面色酡红口中还说着醉话,“我跟你们说,小爷我出身将门为国建功,本就是驰骋沙场的命,现在让我嫁人还是嫁个残废!我宁愿马革裹尸,也不愿意受那些内宅腌臜气。”


  身旁的好友跟着起哄,小将军愈发来劲,“武安王世子……有什么了不起!”王一博挣脱好友的搀扶,酒壶直指天空中一轮明月,“小爷要娶就娶如花美眷,娶这大戎最好看的美人儿!才不要臭男人!”


  几人说说笑笑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马车,车上的人掀开帘子,入眼便是一群衣冠不整的公子哥,为首那人一袭月白袍子,领口散乱还挂着一块粉色丝帕,头发散下来丝丝缕缕,侧脸上还留着一枚美人唇印,嘴里……还在编排他武安王府的闲话。


  侍卫皱眉上前请示,“世子,要不要把他们带回去问问?”


  “不用。”武安王府的车驾,这个时辰出现在这里也是不寻常所在,说出去惹人怀疑,肖战放下帘子冷声吩咐,“不用管他们,而且这些人也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,兀七,为首那人你不认识吗?”


  被唤做兀七的侍卫回:“认识,镇国将军嫡子,眼下风头正盛的王小将军王一博。”


  “认识就好,他以后就是咱们府上的世子妃。”


  兀七不明白世子用意,“他方才说不想入王府,还那般编排您,这等人就算是救世英才,也不能入王府的门啊。”


  “你以为我是看上了他的济世之才?”


  兀七瞧着主子,也不说话。


  世子自在一笑,“我瞧上的是美人面,念的是儿时同窗情。”肖战又掀起帘子,看着那月色下的恣意少年,“我就是喜欢他。”




  

  到小将军这边,王一博早就注意到了那离他们不远不近的马车,觉着是不是有人跟着他,烦躁泛上心头,登时酒气散了一半,看着那华贵的马车走上前。


  好友要阻拦却被王一博推拒,“我要瞧瞧是谁这时候敢来触小爷的霉头。”


  王一博来到车前,只看到一个侍卫装扮的人,语气不善道“喂!你主子呢?”


  兀七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试探着问道:“公子有何事?”


  王一博冷笑,“何事?打劫!”


  兀七眉头一跳,正要拔剑,只听世子开口:“劫财劫色?”


  小将军继续威胁:“当然是劫财,傻子才劫色,面都不露躲在里面,谁知道你是不是个丑八怪。”


  兀七差点就急眼了,“诶你……”他们家世子是整个大戎生得最俊俏的儿郎,这人却嗤之以鼻说是丑八怪,不知好歹


  “兀七。”


  兀七不说话了,气鼓鼓坐在旁边,看着这两位斗法。


  “你要多少?”


  “你有多少我要多少。”狮子大开口。


  车里沉寂了一会儿,就在王一博以为那人要反悔的时候,车里再次响起声音,“兀七,给钱。”

  “公子……”


  “给钱。”语气毋庸置疑。


  最后车驾离开的时候,王一博还愣怔怔站在原地,手里捧着一堆金银珠宝。


  “这人莫不是个傻的吧。”他只是单纯开个玩笑,而且他手里也没拿刀剑威胁,这么轻易就给了?不知是哪家视金钱为身外之物的贵人啊,一阵夜风吹过,王一博浑身冒鸡皮疙瘩,“下次看着这两人还是绕道走吧。”


  可偏偏冤家路窄。

  

  武安王世子娶亲当天,王一博本想去凑个热闹,看看没有新娘子,这联姻该如何举行下去,谁曾想,刚到朱雀街,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风光无限,队伍正中火红车驾被红纱层层遮挡,看不清里面的人是何模样,只看得见里面的两个身影。


  手里抓着早上从凤鸣楼顺来的花生,小将军看热闹,“正牌的在这儿,我倒要看看里面那个冒牌货是谁。”说着,王一博慢慢靠近车驾,差点就要看清里面那两位的庐山真面目了,后背却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。


  一时不防,眼看就要撞到车驾旁边的侍女了,王一博忙稳住身子然后飞身站上车驾的鸾顶,“诶?谁推……”正要质问是谁在背后下黑手,脚底突然一空,一阵噼里啪啦的混乱后,王一博感叹这车驾用的木料绝对不好,怎么一踩就塌,而且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,反而摸到了一片温热,猛的反应过来他可能压到人了,王一博正要挣扎反抗着起来,一记掌风被挡下,口鼻突然被人用帕子捂住。


  “看,我抓到你了。”


  听这声音,王一博瞪大眼睛看清了将他禁锢在怀里的人,这不是那天晚上在大街上遇到的冤大头吗?他怎么在这。


  这疑问还没落地,小将军后知后觉,这时候在这的人,除了姗姗来迟的世子妃就只有……那位武安王世子!可是这位世子不是双腿残疾吗?但依眼下看,世子会武,轻松就能将小将军困住,双腿残废可能是假。


  “你……”


  “嘘。”


  满腔惊讶还没说出口,王一博突然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走了,最后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,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着了这位世子的道了。


  “对不住了世子妃,你的绝世武功无人能敌,再加上你不听话,本世子如果不用一些特殊法子,这亲怕是难成。”


  “你大爷……”王一博抓着世子的袖子,恨不得将这个人碾碎,“你卑鄙小人……”


  世子笑了笑,“世子妃谬赞。”看着王一博的睡颜,世子捡起一旁散落的盖头,盖在小将军头上,又吩咐刚才坐在自己旁边的下人,扮做小将军的模样离开马车。



  

  

  成亲后的一个月,武安王府日日鸡飞狗跳,世子每日出门都顶着一张大花脸,民间有传言说世子妃凶悍,世子日子难熬。


  但难不难熬,世子心里知道。


  “噼里啪啦!”


  “肖战你给我滚出去!”


   这一声打破了武安王府清晨的宁静,路过洒扫的下人吓得加快了脚步,因为他们的世子妃又生气了。


  王一博脚踩梨花檀木圆凳,手里拿着一根鸡毛掸子,墨发散披,雪白的里衣没穿好,露出大片胸膛,雪白如玉璧,但玉璧上却布满了星星点点的红印,至于让他生气的始作俑者,是世人口中残了双腿的武安王世子,眼下这位世子却双腿完好躲在柱子后面瑟瑟发抖,没穿上衣,露在外面的后背上被指甲抓得血痕累累。


  “娘子……娘子消消气。”


  “你叫谁娘子呢?狗屁娘子!我是你祖宗!你给我过来!”王一博扶着腰,正在气头上,将手里的鸡毛掸子丢去砸那个混账世子。


  肖战接住迎面而来的鸡毛掸子,赔笑“诶好好好,祖宗,祖宗别生气了啊。”说着慢慢靠近气头上的夫人。


  “你!”王一博指着肖战,“看你没出息的样子,父王怎么选你做世子。”


  “没办法啊,母妃只有我这一个儿子。”确实武安王痴情,只有王妃一人为伴,二人膝下也只有一个儿子。


  两个人昨晚闹了一夜,王一博眼下实在没力气同他废话。


  “你就是个骗子,昨晚明明说好让我一次。”


  让是不可能让的,只是嘴上哄着这祖宗罢了,“是是是,我的错。”


  王一博横了他一眼,才不信肖战说的话,这人巧舌如簧惯会骗人,“才不信你,今晚你去睡书房!”


  世子登时跪下了,“不要啊娘子!”


  “没得商量!成亲时,你怎么答应我的?”


  肖战想起他们大婚之日,王一博是他从大街上劫回来的,洞房花烛夜,肖战磨破了嘴皮,哄小祖宗哄到半夜,才让王一博相信了肖战是真的喜欢他,就是这法子用的实在不好。


  那晚王一博问了他一个问题。


  “你会什么都让着我吗?”


  肖战满口答应,“娘子是天,娘子是地”的说得天花乱坠,哄着小将军笑容挂满了脸,后来世子确实事事让着小将军了,却唯独床笫之事分毫不让,每次都惹得小将军好一顿发脾气。


  “你听不听话?”小将军威胁着。


  世子不敢不听话,可怜兮兮垮着脸,拿起一旁的衣服正要穿上去书房,半道被小将军拦住。


  “等等。”


  肖战回头疑问望着手杵下巴,笑得好看的小将军。


  “还记得咱们初见那晚吗?我说要娶这大戎最好看的美人儿。”


  怎么会不记得,那晚,世子撞破了小将军的风流韵事,眼下可不能说出来,肖战点点头双眼都亮了,他的机会来了。


  “如今你娶到了。”肖战的容貌在整个大戎生得一等一的好。


  “嗯,确实。”肖战的长相确实没得挑,随后王一博又摆出一副失落的样子,“可是我没有拥有美人啊。”这用意何其明显。


  肖战也明白了,不说话装傻。


  王一博恨他不开腔,抓着肖战散开的衣领,“别动,打劫!”


  世子笑得温柔,“劫财劫色?”


  小将军抬手摸着自己夫君那张俊美的脸,“劫财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被堵了嘴。


  “可以,我武安王府不缺金银,但如果你想要,得先让我劫个色。”


  “诶你……”


  本想骗别人,却不想自己先上了别人的钩。



  

  第二天一早,武安王府依旧是在鸡飞狗跳中度过。

  “肖战!我劈了你!”


  “娘子饶命啊!”



鸳鸯结      完



注:凤鸣楼是qing楼😝

哥哥的腿是装的🤫

两个人都是看脸谈恋爱😏

评论 ( 7 )
热度 ( 36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君安🐰🦁 | Powered by LOFTER